OR

自家大儿子Van和爸爸【48enough】家的ELS的文,写完的我差不多也是条咸鱼了。


大概讲的是刚开始做任务的Van偶遇ELS的故事吧x

【以下正文】



一周的天气都很浮躁,但是也慢慢的沉静下来。

周六。

晨雾已经散尽了,久违的阳光穿过叶间的缝隙,地上是一个个深深浅浅的小圆斑。

外面的世界是暖色的,初夏的时候,许多的生物都开始他们的新的旅程。

ELS踩着带着着晨露的细草,露水从叶尖滴落打在他的斗篷上。虽然太阳才刚出来不久,还带有来自黑夜的一丝丝的微凉,但是他喜欢早晨的阳光,不像午后的炎热,也不想夕阳的凄凉。

他喜欢一个人在森林里享受阳光,没有任何人打扰的阳光是美好的。

他到达的森林里很幽静,或许算不上是森林,只能算一片小林子而已。视线很好,阳光充满了整个森林,偶尔也能够听见几声知了的叫声,但是似乎受到了惊动,马上就戛然而止了。没有多余的枯枝败叶,大概早就已经回归到地母的怀抱了。

这样的地方很适合ELS,离家有点远但是也不虚此行。他坐下,手指和手掌触到了新生的草,有点扎,带来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他又躺下来,脊背部隔着一斗篷也依然能够感受到。他与大地接触的更近了,扑面而来的是泥土和草的气味。他拉低了帽檐,被自然的味道萦绕着,阳光带来的暖意,铺在他身上的圆斑,一起伴着他入睡。

但是也似乎没这么顺利,因为美梦被打断了。

嘈杂的声音从树林的那一头传过来,但是一会儿就消失了。然后不单单是自然的味道,被抹上了一层血腥气味的森林有点令人厌恶。

ELS想离开,很不凑巧的他看见另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过来。那个人带着武器,带着满身的血迹,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倒在这片草地上,草尖在刺痛他的伤口,即使是舒适的草地也让他无比痛苦。他在颤抖,但是咬着嘴唇不叫出声,他想离开但是做不到,他起不来了。只能任由草尖在他颤抖的同时不停地刺着他的伤口。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是谁。ELS望见远处有几具尸体,大概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干掉的。他不怎么想多管闲事,但是还是帮助了这个陌生人一把,他尽力回想他不熟悉的治愈魔法,然后治疗眼前这个人。虽然没有完全治好他的伤,但他已经不再颤抖了,他身上几个骇人的大伤口也停止流血了。总体情况还是有所好转的。

那个人似乎一直清醒着,在ELS治疗完之后刚想离开这个烦心的地方时,他倚着武器站了起来。

“请…请当作什么都没看见…这只是我第三次执行任务…不完美的任务…上司不会满意的…”

ELS当做什么也没听见,没有回答,继续走自己的路。

“我不想伤害你…请你也当做没见到过我,不然你会被杀的!!!”陌生男人游戏激动,言语里带了一丝不符合他的还未脱的稚气。由于刚才的动作过大,他的身体又开始不服从他的意向了,吐了一口血之后单膝跪在了地上,一只手还是紧紧抓着他长刀。

ELS侧倾了身子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恩人!”

ELS没有理会。

“请告诉我恩人!我是Van,请让我,让我记住你的恩德!“他又开始激动起来,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ELS。“

 

举起右手,一个标准的军礼。

举起右手,挥手告别。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