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羡慕别人家的柴,想想自己家的...

不对自家孩子也很棒!

这周闲着的时候,给自家大儿子写了个突破天际的设定

连我这个亲妈都不知道我后来到底在写啥

以下人设背景,文笔差+又臭又长

两个儿子M-20和Van Ruano

主Van背景,M有另写

发前有修改

慎看




Van是一个来路很神秘的人,从搬到目前居住的出租屋前几乎没人知道有关他任何事,也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

有人想知道他的过去,但是每当提及这个问题,Van总是含糊的搪塞过去,他并不愿意去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有时也和邻居打招呼,但是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以及后来他的房子里还出现了另一个人影,那是M,但是除了他自己,暂且还没有人知道,况且M也不敢出去见别人。

有人说他做一些非法的勾当,因为他在租房后很短的一段时间就把他所租的哪间房从房东那里买下来了,而且据房东说,那笔钱的数目不小。熟悉房东的人,都知道她很贪财,一般她报的价格都有点离谱 ,但他没有讨价还加,反而一口就答应了房东的报价 。但也有说是他是个富商的说法,不然这些钱又是从哪来的?

当然这些钱自有它的来处,那是他执行了好几个危险任务得来的,也算是他的劳动成果。而且买了房子之后,还有一大笔钱能够让他和M生活好一阵子。

自从他从一次任务里带回M,M.便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除了M有时会暴走以外基本没什么大麻烦。这也是他为什么买房子的原因,因为有几次M闹腾的实在是太严重了。

M原本是要交给他的上级的,但是因为他执意要留下,所以M就留在了他家里。他的上级相信他,因为Van表现得就像是一个冷血动物一样,他们认为他一定会在那个实验体造成危害的时候亲手结束他的生命,这样的事他在上级面前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他的上级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想要一个危险的实验体,但是他们信任他,所以还是把M交给了他。

Van自己明白,因为那时他心软了,如果M被交给上级,那么他只会被杀死防止给社会带来危害。

他想起了以前的时光,他也和M一样,但是他比M来的幸运,只是在进行了第一场实验之后就被解救了,他是在第一个被剿灭的非法团伙里的一个实验体,轮到M的时候,啥好是最后一个,所以M做完了所有的强化实验。

但是从那个恐怖的笼子里被解放那不意味着真正的解放,因为按照规定有危险性的实验体都是不允许存活的。Van那时也和M差不多的年纪,那时他也像那时的M一样,早就丧失希望了,但是他还是想要活下去,即使像虫子那样苟且活下去。既然已经从原来的笼子里逃出来了,那钻进另一个笼子里又何妨?他这么想着,他跪在地上不断的祈求着解救他的那些人,不停的在地上磕头,起初那些人并不同意,一心想赶紧带他走,所以也顾不上那么多,一把就拉起跪在地上的他。尽管Van并不想起来,想要一直的跪着直到他们同意他成为他们的一员,但是那些人也懒得理他,因为他们的任务仅仅是把他们解救出来。

他和其他活着的实验体被带到一个新的地方,虽然这也想原来一样,冰冷的地面和浑浊的空气,他们也还是被囚禁在一个不见天日的监狱里。那时候他觉得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有几个接受实验的同伴,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而死在狱警的枪下了,他害怕自己也会变成那样,然后被击毙在这个小小的监狱里。

一天晚上,他偎在同伴的身边。他并没有因此平静下来,他颤抖的更加厉害,心里充满了恐惧的情绪。他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明天,再也见不到温暖的阳光,他更害怕的是他再也见不到他的这些同伴。他希望他的同伴们可以和他一起活下去。

他受不了了,冲着通了电的铁栅栏上撞,一下子被弹开了,但是他又起来,一次次的撞击,他把整个监狱的囚犯都吵醒了,连狱警都听到声响赶紧过来检查情况。和他同一个屋子的其他人离他远远的躲在角落里,挤成一团。他的皮肤被电流烤的冒烟,狱警勒令他赶紧停下他的行为,闻讯而来的其他几个狱警纷纷掏出了别在腰上的枪,对准了他。当第一声枪声枪声想起的时候,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巨响,连着好几根牢门上的铁棍折断了,留下一个能够出入的大洞,砸向站在前面的狱警和保安,有两个人中招了,他的枪掉在了地上。他赶紧的钻了出入捡起离他最近的一把枪,随便的朝着那些人开了两枪之后就赶紧往出口跑。他撞开挡在他前面的所有东西,力气大的简直不可思议。就在他离出口还剩下一步之遥的时候,他的左腿被击中了,他倒在地上。击中他的人是这帮人的头子,从他身后冲进来的警卫很快就把他给制服了。

Van已经觉得自己的生命快要到头了,因为他们已经没有理由再让他活下去了,毕竟他真的做了这件事。

后来不用想也知道,Van当然没死,只不过成为了他们的一员。他被抓到之后,就被编进一支由实验体组成的队伍,其他的实验体也都来自于另外的非法组织窝点,他们被注射一种特殊的液体,如果违抗他们,就会立即死亡。Van想过逃跑,但是只是想了想,他不打算逃了,逃跑实在太累了。他只想就这样度过他的仅有的活着的时光。

现在已经是四年后了,Van接受了许许多多的任务,每天白天装作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晚上便去执行任务。虽然他的能力不如那些已经被改造了两次,三次的实验体,但是他的能力在实验体小队也算是优秀的,他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弥补他能力上的缺陷。所以他比谁做的任务都多,他比谁都希望能够接到危险的任务。虽然有几次他也险些丧命,但是他总是能够活着回来,最坏的一次,他艰难的完成了任务就晕倒了,和那些被他砍倒的敌人躺在了一起,躺在了一具具的尸体中间,幸亏之后再也没有敌人的援军到达,否则他早就死了。当然在这四年之间,他也从没有起过叛变之心,他一心服从着上级的所有命令,他可以接受所有除了自杀外的命令。

当然至于为什么他的上级愿意把M交给他,那也是他被抓之后的一个故事。他成为了原来关着他的那个囚室的看守,他只需要坐在那个囚室前,盯着他曾经的同伴,他可以随时开枪打死那些人,他也有一把枪,只不过是最差的,但打死那些人倒是绰绰有余。那些曾经的同伴哀求着,求着他,希望他能把他们放出去,但是他做不到,因为那些人告诉他,如果他要是放跑囚犯,除非他先自杀,如果要是和他们一起逃跑,他和囚犯全都会死。其实那些人还隐藏一部分的话,即使他开枪自杀,他们也不会放走囚犯,如果囚犯捡到了他的那把枪从那里逃出来他们也一样全都会死。出乎那些人的意料,很快的所有的他的同伴都被他打死了,一个也没有剩下。他们本想只要他能够在一周内打死一半的他曾经的伙伴,他们就允许他进实验体的队伍。后来他们还发现,Van他不仅能对他曾经的伙伴下手,也会对其他的实验体动手,只不过后来都被及时阻止了。

又回到开头,Van在一开始并不是居住在现在的地方,他原来一直都是待在一个集体的宿舍里,在那里呆了整整四年。直到这去年年初他他才被允许能够独立的居住。他太久没有在外面生活了,所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不知所措,他想没有通知说明一定得搬出去,更何况即使是搬出去了限制也很多,还得继续在这里训练。于是他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继续在宿舍里住了大概半年左右,直到最后整个基地需要整改加上出他以外的所有人都已经不在这里了,他不得不出去寻找新的居住地,不然他就只能露宿街头。其实他不知道如果他能早一点搬出宿舍,基地的整改重建也能够早一些进行。

第一天出去找居住房子,他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在大街上晃悠了几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完全不知道接下去要做些什么。幸亏后来他遇到了自己以前队伍里的伙伴,于是他就在他的伙伴那里住了几天。后来的他的住所问题也是他的伙伴帮忙的,毕竟他不想让Van留在他的房子里太久,还有就是Van似乎一点都不知道要怎样生活,明明他现在都已经成为一个成人了但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不过这大概也有理由,因为他待在队伍里的那几年,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埋头的练习和执行任务好让自己变强,而且除了出任务之外也不需要外出做什么,即使他有自己的自由时间,他也宁愿待在基地里。他对外面的世界不想了解也不了解。

关于房子的问题解决之后,他就去完成了最近那个任务,然后带回了M。其实要是说M已经不成人样,大概也说得过去,因为他的确连人样也没了,要是让他躺在一边,说不准别人会把他当做一具被分尸的尸体。同样作为实验体的Van,虽然他也曾经在那里接受过实验,但是他也并不知道最后完成时的实验体会变成怎样,会给本身怎样的改造。当然他带回M也是出于自己愚蠢的选择,他本来也可以少承受一些罪的。M每次暴走的时候都会把Van当做敌人,对着他使劲的攻击,恨不得置他于死地,Van要制服M的时候也非常的费劲,有时候他都担心自己的安危。Van接受的仅仅只是第一场的实验,他只是能够使出比一般人大几倍的力量和伤势恢复的比较快而已,更何况除了一级以上的实验体都是有这个能力的,当然也包括M。他给这个屋子也留下了很多的创伤,到处都能见到的坑坑洼洼。事后M感到很抱歉,但是不能做什么来补偿Van,于是只好在晚上偷偷跟着他去执行任务,终究还是被发现了,M的杀人方式能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Van就更你不用说了,曾经也差点死于这种方式。


评论